乌冬面不要放辣

日常称呼洛譯或辞耳都ojbk
您的改名字狂魔已上线
间歇性井喷话唠
持续性脑洞废二十八线业余写手
刀男/阴阳师/TW/AC/DW/一脚把自己踹进刀玫地狱/各种音乐剧墙头/与其说是长谷部沼民不如说是忠犬沼民/全员厨她没得钱/佛系婶婶/脸黑阿妈/脸黑刀客塔/master她不配拥有姓名

啊,我那湖蓝的外漆,那赤金的机魂,见证了太多太多

*随手记梗 待正式开码

*旁观角度的刀玫地狱

*严肃*请在下列选项中选择一个作为取名废(我)新坑的名字:

A 塔迪斯:一个毫无感情的目睹机器

B 啊,我那湖蓝的外漆,那赤金的机魂,见证了太多

C 为什么那个男人的风评日渐微妙

D 谢邀,我来了,我最有资格回答

E 塔迪斯的时空悖论:我杀你外祖母/但你外祖母不是我杀的

F 塔迪斯日报:强制征订无退款售后

G 好好学习,这样你被壁咚的电话亭有几率是我

H 伦敦警方觉得他们的电话亭中出了个叛徒

目前B被选为了文章名,其余的分别担当章节名了

*随手短打

我,是我,塔迪斯,这么多年来,我依然是个没有感情的观测机器。

我一如既...

2019-11-22

*伪预告/其实是随手记梗就不占tag了

*快新 女装要素 风评被害

提问:看着长大的孩子突然有一天叛逆了起来是一种什么体验?

回复:被邀请真是没想到,我怀疑你们系统后台暗箱操作…但还是谢邀。体会…大概可以说是一种惊吓,毕竟那孩子一直十分聪慧,甚至可以说有些狡黠…非常有天赋,并且能够游刃有余的驾驭着自己的天赋。我很喜欢她,当然,这仅止步于老师对于有天赋的孩子自然而然会有的关照与包容,因为这是她应得的。至于叛逆…你不能指望我那落得亭亭玉立的得意学生,突然在有天在书房里堵着我撩开裙子给我看她的(消音)时我能有什么好脸色,是吧?你们年轻人近几年叛逆期都是这样的表现吗,我离开新潮太久了,我是真的很...

2019-11-22

臣服于你

平行世界/驱魔AU

神父部x恶魔附身婶

*我知道没人看但我不能再当鸽子,一二见上一篇

他以无比尊敬的姿态跪坐在榻榻米的软垫上,等待着面前这位已经随着新时代的潮流穿上了黑色洋装外套的男人——他的主人,给予新的命令。而此刻的男人却并没有立即开口的打算,只是不停的摆弄着身上舶来品的衣袖,试图将袖子处弄得看上去服帖一些。

“长谷部啊... ” 他听见自己为之效命多年的主公唤他。

“您请吩咐。” 压切长谷部颔首。

“你知道吗?今天我去了一趟洋馆啊...”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来回歪脑袋,试图适应着他自己身上新式衬衫的衣领 “ 我的那些个同僚啊,他们都穿着我身上的这种衣服,西服?还是...

2019-11-18

臣服于你

平行世界 /驱魔AU

神父部x恶魔附身婶

*微修抓虫 文中所有涉及的内容并不严谨 只是我看各类影视作品的借鉴 望轻喷

 

 

 

 

煤灰发色的青年,手提着教廷的黑色公文包,跟在引路的青衣侍女身后,往后院走去。途经浮着银杏落叶的池塘,池中游弋的鲤鱼看上去很是悠闲,它们仿佛对于这栋宅子里正在发生的悲剧一无所知。

 

他们穿过凉亭和长长的走廊,最终来到后院一间禁闭的屋舍前。

 

侍女朝屋舍前一坐一站的夫妻轻声通报着他的到来,压切长谷部下意识抬手握住了他戴在颈间的十字架长链。看样子就是这里了吧,他不着痕迹的打量着...

2019-09-20

无意义冬寡片段

那天夜里,只有那在他们耳边不停呼啸着的寒风,听见了二人之间的对话。可那阵风,很快便头也不回的带着这份秘密的谈话,从西伯利亚刮远了。 再然后,拥有着这段记忆的两名持有者,一人已忘却,一人已远去,他们分别成了彼此的过去。要该如何去证明一件已发生的事实?那阵风早已无法找回,而记忆,又是否为真实?

红发姑娘与她骄傲的舞步,连离开他时的踮脚旋转都那样完美。

2019-08-03

极其不负责的沙雕中二广告文案

* 慎点 慎点 慎点

* 踩雷不负责

* 伪Durex文案警告

* 梗源自D家的轻/薄套装

* 文案供图将由 @盛夏雨君 提供

「快斗版」

“绝对的零距离接触,

如纸牌般轻薄,

如鸽羽般柔软,

由魔术师快斗为您带来极致的视觉盛宴,

请接受这场将您推至鼎峰的愉悦邀请吧!”

「新一版」

绝对的全方位防御,

无限逼近的妄念,

无处可逃的真相,

由名侦探新一为您破译这场终极骗局,

请用您的犯罪陈词击溃如此的理性吧!

「事后」

新一看见前者推送,满脸通红的跑去买了两个。

快斗看见后者推送,豪气冲天的订购了个两箱。

2019-04-11

猫的报恩 1

*是篇给姑娘的点梗车,但是写着写着发现不太对劲(我怎么开始交代前因后果了见鬼?起名废有救?


*关键词:破车 架空 女装 猫耳 背德


*阅读须知:本文背景为架空无考据,为开车而生。大体偏中欧,在该世界观中拥有猫耳猫尾的这类人,被视为“珍宝”(珍宝在这的定义类似omega)被贵族与高位者视为玩/物/,也为普通人不耻。需求影响供求,自然而然,他们遭到人类的追捕。


在滂沱的雨夜里,原本透明的雨水,与道路上坑洼的泥泞搅和在一起,成了混浊难看的浅褐色。白日里喧嚣的市集不在,只留下些菜叶残渣和被丢弃的鱼鳞内脏。街道上门窗紧闭,就连平日里不肯错过任何商机的老妇人,也清楚这个时间不会再有客人愿...

2019-03-28
1 / 2

© 乌冬面不要放辣 | Powered by LOFTER